广告

中国制裁朝鲜后的恶果 中国驻越南大使要叛逃朝鲜?

综合媒体

看”的重点在于获得资金、技术和市场,其最直接的动力是渡过目前的危机,暂时还谈不到根本性的战略转向。

目前,俄罗斯经济“向东看”主要还是集中在能源和军工两个领域。俄罗斯不仅在2014年5月与中国签署了东线天然气管道合同,还急切地催促中国签署了西线天然气管道备忘录。在石油领域,俄罗斯石油公司同意向中方出售其属下万科尔石油公司10%的股份。此外,中俄双方有关S-400反导系统、苏-35战机的贸易谈判也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与以往不同的是,由于受到西方制裁,俄罗斯对华的技术和金融需求也在上升。俄罗斯油气、电信和航天领域近来迅速扩大了从中国的装备进口数量,而为了减少美元交易潜在的风险,俄罗斯也与中国签署了货币互换和扩大双边贸易中本币结算的相关协议。

俄罗斯经济“向东看”也是多向度的。在与中国强化经济合作的同时,俄罗斯力图运用多种手段来摆脱目前的困境。一是保持对日交往热度。尽管日本迫于美国压力被迫参与了对俄制裁,但这些制裁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俄罗斯看到了日本东亚政策调整中对俄罗斯的战略需求,因而努力维系对日合作的节奏。普京总统2015年春季将访问日本,一旦欧美弱化对俄制裁,俄日经济合作将迅速回暖甚至升温,俄方特别希望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液化天然气厂建设方面获得日本的投资和技术。二是借用朝核问题杠杆谋求战略回旋空间和经济实惠。2014年11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特使崔龙海访俄,俄方宣称朝鲜承诺在遵守《九一九共同声明》基础上无条件返回六方会谈。俄罗斯此举意在展示在朝核问题上的独特作用,既想为与美国改善关系寻找一个可资利用的平台,也想借此促成朝鲜半岛铁路与俄跨西伯利亚铁路的联通并推进俄、朝、韩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此外,俄罗斯还积极加强与印度、伊朗、土耳其甚至巴基斯坦的能源和军技合作,一方面要获取现实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也为未来的地缘战略安排布局。

在远东开发方面,俄罗斯加紧推出超前经济发展区设想,试图通过推行土地使用特殊制度、提供税收优惠、提供园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采用自由关税区的海关程序等手段吸引外资和私人资本。但其成效究竟如何,是成为远东开发的一个转折点,还是重蹈昔日各类经济特区建设无功而返的覆辙,还需拭目以待。

总之,俄罗斯经济“向东看”为深化中俄务实合作提供了重大机遇,双方的共同努力也取得了切实的成果。但同时也要看到,俄罗斯对外经济合作的重心仍在欧洲,而俄罗斯宏观经济形势和投资环境的恶化对外资而言也潜藏着诸多风险。

吴大辉(中俄全面战略协作协同创新中央首席专家,清华大学教授)

目前,西方社会有一种误读,认为“乌克兰危机及欧美国家对俄罗斯不断升级的制裁为中俄结成战略同盟提供了必要的地缘政治条件,中俄两国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同盟关系”。事实上,乌克兰危机、西方的制裁以及俄罗斯的“向东看”战略并没有改变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性质,但的确使两国关系获得了新的重大突破。

(一)俄罗斯尚未寻求与中国结成战略同盟

乌克兰危机并没有改变国际格局的力量对比。普京的对乌克兰政策建立在对国际力量格局清醒的战略认知基础之上,相信美国奉行“1.5个对手”战略——将中国视为首要的全球性防范对象,而只把俄罗斯视为地区性防范对象,即半个全球对手。在2014年3月欧美峰会上,奥巴马直言不讳地嘲讽俄罗斯只是个“地区大国”,称“俄罗斯占领乌克兰部分领土正是因为其虚弱,并非由于其有多么强大”。这也是美国在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伊始就宣布放弃军事选项的原因之一。俄罗斯高层相信,只要俄罗斯不直接吞并乌克兰东部地区,不直接推翻乌克兰的亲西方政权,美国和北约就不会将主要战略矛头从中国转向俄罗斯。

乌克兰危机发生后,面对西方不断升级的政治和经济制裁以及中俄走向结盟的猜疑,俄罗斯领导人多次公开澄清,“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性质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而且称“尽管中俄双边关系具有全球稳定意义,但今后发展中俄关系将继续以不挑战美国为底线”。这不难理解普京在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一个月后与民众的直接连线中坚定地表示:“俄罗斯不会考虑与中国建立军事政治同盟,因为这种联盟体系已经过时了”。俄罗斯主流媒体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当前中俄两国囤积大量美元的情况下,中俄如何结成针对美国的同盟”?“俄出口收入75%直接依赖于欧洲能源市场,如何与中国结成反西方同盟”?俄罗斯现行的军事学说、安全战略和外交政策构想始终坚持“维护国家利益”和“确保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