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老山前线1986年47军 老山战役牺牲了多少人

综合媒体

两山轮战

“两山轮战”是指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第二阶段从84年开始的,我军对越军控制的老山和者阴山众多据点进行的集中拔点作战。因为在84到89年间抽调各军区部队轮番上阵,由此得名。

老山前线

1984年4月2日到27日,昆明军区部队陆军第14军、第11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对入侵云南省麻栗坡县老山、者阴山地区的越军,进行炮火还击,打得越军狼狈不堪;接着,在4月28日、30日和5月15日,排除了越军侵略据点,一举收复了老山、者阴山两个要地。

核心提示:彭丽媛、董文华等军旅歌唱家到老山前线慰问演出,以其甜美、激昂的歌喉,唱出了当代军人的心声和豪迈的情怀,给我们带来了欢声和笑语;时任山东省省长李昌安等省领导率团到前线慰问,带来了家乡父老的殷殷期待和浓浓深情;许许多多的青少年学生给我们寄来了热情洋溢的慰问信,表达了对我们的敬意和崇拜。

本文摘自:《济南日报》2011年9月19日第20版,作者:宫维权,原题为:《我和战友在老山前线》

1984年11月,对于刚满16岁的我来说,是一段不平凡的日子。那年,经过体检、政审,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儿时就渴望拥有的绿色军装。就要离开老家沂蒙山革命老区了,我激动不已!我和同县的几百名新兵一起乘车来到了诸城某部,开始了3个月的新兵生活。

1985年3月19日,我们师奉命奔赴老山前线,真枪实弹地惩罚越南当局的武装挑衅和军事入侵。我们坐了7天7夜的闷罐车,到达云南昆明,又坐了3天的汽车,到达文山州,到了这儿就等于进入了战区。为了适应亚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部队在这里进行两个月全封闭式临战训练,主要练习俯角和仰角射击、投弹等战术动作。训练很苦,没有休息日,一切管理甚严,男兵一律剃光头,师部首长也不例外。两个月的临战训练结束后,部队就要开入真正的战场———云南麻栗坡老山前线。出发前,举行了隆重的誓师大会。军长张志坚、政委姜福堂等军首长坐在主席台上。首先师政委讲了这次出击作战的意义和正义性,各单位代表发言。军、师首长为我们带上红花,并给每一个战士敬一支烟,敬一杯壮行酒。有四五个记者扛着录像机录像,很多记者紧张地拍照。我们想到这次出击作战的正义性和所不可避免的危险性,心中也不禁掠过一丝说不出的滋味。

5月25日,我所在的班奉命开赴八里河东山-30号阵地进行防御作战,该阵地是我连防御最前沿的阵地。5月31日,战斗打响。我们班战士英勇作战,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打死打伤15名越南兵。作战间隙,程国(山东省淄博人,在1986年1月28日的战斗中壮烈牺牲,被追记一等功)为我们班拍摄了全家福:前排左起杨文军(山东省新泰县人,一等功)、陈孟泉(山东省栖霞县人,三等残废),熊洪来(山东省鄄城县人,三等功);后排左起许恒忠(山东省济南人)、宗建良(安徽省太和县人,二级战斗英雄)、黄木林(湖北省钟祥县人,一等功,烈士)、宫维权(山东省临沭县人,一等功)。黄木林烈士是1983年底入伍的,由于表现突出,入伍第二年就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战前,他咬破手指,写下血书,坚决当突击队员。1986年1月28日,在攻打黄泥坝地区55号高地时,他担任40火箭筒射手,在摧毁敌人碉堡后暴露自己,这时越军炮火反应过来,几发炮弹在他不远处爆炸。战斗结束后,我们到处寻找他,却没有找到,他的忠骨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后来,黄木林烈士被追记一等功。

我们在前线流血流汗保家卫国,祖国和亲人时刻关注着我们。彭丽媛、董文华等军旅歌唱家到老山前线慰问演出,以其甜美、激昂的歌喉,唱出了当代军人的心声和豪迈的情怀,给我们带来了欢声和笑语;时任山东省省长李昌安等省领导率团到前线慰问,带来了家乡父老的殷殷期待和浓浓深情;许许多多的青少年学生给我们寄来了热情洋溢的慰问信,表达了对我们的敬意和崇拜。亲人的慰问和关心,更加鼓舞了我们的士气,激励了我们的斗志,坚定了我们保家卫国的决心和信心。

1986年4月,兄弟部队接防,我们从前线撤下来,在砚山县休整1个月。5月31日,我们乘车回到了诸城。后来,我到信阳陆军学院学习,提了干。1998年,我离开了熟悉而难忘的军营,转业到地方工作。当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