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老山前线1986年47军 老山战役牺牲了多少人

综合媒体

我动笔写这篇文章时,我人生的旅程已经越走越远,但记忆依然清晰。往事并不如烟,战友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一场场血与火激战的枪声炮声军号声常在耳边回响。那些牺牲的战友如果现在还活着,也都是40多岁的人了,也应该娶妻生子、事业有成了,但他们为了国家的安宁和人民的幸福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我永远怀念他们,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他们的功绩。

在什么地方能找到老山前线4/9退伍老兵 可以去以前是作战部队问问。我以前在的部队就是以前的老山主攻团。14军40师118团。我也见过好多以前作过战的老兵,还听他们讲以前作战经历。, (ruoning7998 / itaQuan)

6日,扬州“好人”在新疆新源举行先进事迹交流会。图为扬州“好人”与新源“好人”合影(前排)。 朱景朝 摄

中新网新疆新源8月7日电 (记者 朱景朝)6日,扬州“好人”在新疆新源举行先进事迹交流会,曾参加老山自卫反击战的全国优秀退伍军人李彬表示,生活在喜悦中的人应该分担他人的悲苦。

李彬在1985年老山自卫反击战中担任火线救护员,在战场上目睹了许多战友在自己的怀中死去。他们曾立下誓言:如果中弹倒下,要把遗体以站立的姿势埋葬,永驻边防;如果活着回去,要替死去的战友为父母尽孝,养老送终。

作为战场上的幸运儿李彬活了下来,他也践行了诺言,先后寻找到16为烈士的亲人,认了18位“爸妈”,逢年过节都去看望他们,替死去的战友尽孝。

李彬在寻亲的过程中,了解到樊俊烈士的母亲因为儿子牺牲受到沉重打击,不到两年就去世,李彬内心受到极大震动。“自己是幸存者,并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建立了温馨的小家庭,也是幸运者,我要把这份幸运转化成英烈们父母的幸福”李彬说,“我花一点时间,让老人高兴一年,甚至让老人余生有一个美好的回忆,我觉得十分欣慰。”

李彬在报告会上表示,人应该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一个人的价值不在钱有多少,房子有多大,而在于对社会的贡献。“生活在喜悦中的人应该分担他人的悲苦”。

当日报告会上,扬州“好人”情系国防好军嫂陈巧云、新时期人民满意的好警察扬州市公安局维扬分局蜀冈风景区派出所副所长兼友谊社区民警徐兆华与新源部分干部群众也分享了他们精彩的人生经历。

新疆新源县是扬州市对口支援单位,双方每年都举行文化交流活动,9月,新源“好人”将赴扬州讲述他们的精彩故事。(完)

我把青春献给了谁?

云南的老山前线,那里有一片战士们的陵墓,如果问那是哪次战争的陵墓,那么还是尽早离开。
《高山下的花环》,看过,哭过,忘记过,《血染的风采》,听过,唱过,理解过。
爸爸的战友有的上过老山前线,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小时候常常无知的问,战友淡淡的笑笑,不愿回答。
如果现在再问,我也不愿回答,那是怎样一种生离死别,前一分钟还在我面前活蹦乱跳,此时此刻只是冷冰冰的躺在你面前?其实自己曾经经历过,中学时在部队,那天我出门了,结果部队战士们在排雷过程中出现了事故,现场没有看到,但是听他们所说,很惨,很惨。有一个战士我们昨天还在一起玩,今天,就只剩下一根手指……我曾经去医院看过,但是自己又不敢进去真正的看看他们,不怪当时自己懦弱,因为现在我依然无法承认当时发生过如此的事情。军人,必须承担的一些事情,我没有这个勇气。
陵墓中的战士们都很年轻,肯定的,打仗的都是年轻人,他们把青春献给了这片土地,活着的战友们去看他们,把他们的碑擦了又擦,把给他们点烟,给他们倒酒,跟他们说说话,泪不住地往下流,这是离我们最近的一场战争,却似乎很远,很远。
陵墓附近的部队来到这里做革命教育,教导员说,这里长眠的战士都是青春年华,看到他们,现在的战士们有什么思想问题都解开了——有什么比生死更重要呢?
想起了姥爷,一个参加过抗战、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兵,越发明白他在去世前为什么老是从梦中惊醒,哭着说对不起,因为他的战友们或许就要看到胜利,却倒在最后一颗子弹之下,而自己却活着,活着,就是为了记住他们,替他们看看这个世界。
战友们说,不经历生死,是不会明白我们的感觉的。我明白,我也不明白,我不希望身边的人出事,但是如果出了事,只要人没事,我就心满意足——活着,真好!
战士们把青春献给了祖国,我呢?我把青春献给了谁? (天堂中的沙罗树)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