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国南海岛礁填海2015 中国军舰在南海被击沉

综合媒体

说,我们发展海洋军事力量,建造大型水上作战舰艇、建造航母的确已是燃眉之急。军事上的支持对于此类事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外交谈判的胜利是不可或缺的。我国在南海问题相关谈判中的最主要目标是确立中国对南海岛屿的主权。我们必须加大外交斡旋,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以支持其对南海资源的开发为诱饵,逐一展开对南海相关各国的外交攻势,力求通过经济和军事上的压力,迫使其对南海(尤其是南沙诸岛)主权归我的外交要求达成妥协。之所以必须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原因在于如果东盟相关国家出于其共同利益的考量,达成外交一致,这对于中国在外交谈判桌上的形势将极为不利,一个国家对抗一个国家利益集团,其信息之不对称不言而喻。毕竟对于东南亚相关国家来说,少一个分蛋糕的庞然大物显然更加符合其国家利益。 谈判期间可派遣渔民和渔政船在有争议的海域展开大规模捕猎、巡逻行动,力求制造事端,如造成对我军民伤亡,则可借此加大对相关国家的外交压力,并博得国际舆论之同情,减少国际舆论对华政治压力。同时,在历史和法理两个维度上向世界宣布中国对南海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取得国际舆论对华支持。 待主权问题解决后,亦可如上制造事端,借机收回部分开发权,或者真正实现“共同开发”的既定政策,其底线是中国必须在南海拥有大部分利益。 二、.军事政策 首先,应加快建设航母、新型核潜艇和大型海上作战舰艇,加强远洋作战能力。综观二战以来海战经验,以制空权夺取制海权是历史发展之必然。以中国目前的海空军实力,尚不具备远洋作战的能力(严格来说,打击海盗并不算是远洋作战),完全无法与美国抗衡。一旦美国介入南海事端,则中国将处于极端劣势的地位。中国海军之所长仅在近海作战(有沿海空军、陆军和二炮部队的支援),而远洋作战,非有航母不可。中国一日无航母,则一日不可轻易与日美交恶。 其次,中国若对东南亚相关国家中的某一国发动战争,考虑到唇亡齿寒,相关国家极有可能相互联合,共同抗击中国海军在南海的军事行动。而美国、印度等国出于对华遏制政策的考虑,日本出于对海上生命线安全的考虑,极有可能出兵干预,届时中国将处于极端恶劣的军事环境,这对于中国的经济建设、海军发展将是一场灾难。战争只因当是政治的延续,单纯以军事手段解决南海问题可以说是下策。 第三,与南海各相关国家展开广泛的非传统安全的合作,促进军事互信,通过军事合作,打击该海区的海盗,展示中国海军实力,对南海各相关国家产生威慑作用。 当前中国所能采取的仅仅是一些“准军事”手段,比如,海洋渔政船巡航等,这样能在目前能力范围内既不引起外交事件也能有效维护我国主权,并且比较经济的手段。 三、中国南海的开发 专家认为,南海之争其实就是资源之争,中国加快南海油气开发已经刻不容缓。从国家经济、能源安全考虑,南海是中国未来能源的潜在基地,目前南海尚未得到很好的开发利用,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南海油气可以作为稳定的国内油气供给,成为战略油气储备的一个重要部分。 我认为我国对南海资源的开发可以国内外同时进行,来个两面夹击。 1、国内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 中央和地方“条块分割”的油气开发体制障碍,是目前南海油气开发进展不力的重要原因。按国家有关 规定,国家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的业务,统一由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负责。目前,中国海洋石油的开发涉及渤海、东海、南海三大海区,由于战线过长、人员不足、财力缺乏,近年来中国海洋石油公司在南海的进展颇为迟缓。面对这种情况,海南省却有劲使不上--尽管海洋油气资源是海南省最富有开发前景的海洋资源,但海南省对其开发无权过问,更不能组织开采和综合利用,这极大束缚了海南在开发南海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鉴于开发南海资源的空前迫切性,当前确有必要调动中央与地方“两个积极性”,在做好统一大规模的前提下,大力鼓励有实力的地方和企业“抢先下海采油”。为此,中央似可考虑用适当方式,赋予海南省对其所管辖海区行使石油天然气勘探与开采的管理权。中央可将南海油气开发管理权部分下放给海南省,继续发挥海洋油气开发由国家统一管理的主渠道作用,但允许地方政丨府自主开发中小型盆地构造的油气资源。在油气资源的对外合作上,允许地方政丨府招商引资,旨在营造一种“形式多样、多头并进”的南海油气开发的新局面。惟有这样,才能打赢与周边国家争时间、抢速度的“开发战”。 从地理位置和经济发展水平来看,海南省可为开发南海发挥如下作用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