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最强大脑记忆力方法 6种食物最伤孩子大脑

综合媒体

亲身验证。

转眼间,到了1996年,郑滢轩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了广州机床研究所工作。这是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安稳、轻松、高薪。也在这一年,她结识了自己后来的人生伴侣,也是她事业上的合伙人潘厚霖老师。当早在1989年就开始深入研究“快速记忆法”的潘厚霖与郑滢轩结识的时候,潘厚霖的“快速记忆法”就与郑滢轩的“快速阅读法”碰撞出了火花。“为何不把这两种学习方法结合起来,教给更多人呢?”二人不谋而合。于是,1997年5月,郑滢轩辞去了研究所的工作,开始了与潘厚霖的创业之旅。

磨难——创业不易 宝剑锋从磨砺出

在结识潘厚霖之后的两年间,郑滢轩和潘厚霖专心对“快速记忆法”和“快速阅读法”的共性与特性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直到1999年,他们总算做好一切准备,在郑滢轩的老家大连创办了爱信诚潜能开发培训学校。

与多数创业者一样,在创业初期,一切问题都可能成为困难。1999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还没有速读速记的面授培训,要想打开速读速记面授培训的新格局,必须首先拿到教学资质认证。

在时任大连市教科所所长赵满军的建议下,郑滢轩和潘厚霖在申报了大连市教科所“九五课题”,并按照严格的教科研程序,在大连市沙河口区新兴小学五年级三班进行教学实验。这是国内首个整班学生参与的速读速记教学实践,至此,中国快速阅读面授时代正式拉开帷幕。

最初的创业时光总是让人难忘的。在那个物质还相对匮乏的创业年代,他们曾站在街头派发传单,在大连市少儿图书馆的地下室每天讲课12小时......后来,终于拥有了更好的教学环境,为了节省搬运费,郑滢轩硬是带着3个女孩自抬200套课桌椅爬7楼,为了省清洁费,他们自己刷厕所……

从99年创业至今一直与郑滢轩共事的于莉回顾说,“那时候很难,有时候都担心学校办不下去了,可滢轩很会激励人,她也特别能吃苦......有两个月的时间她每天往来于大连和沈阳之间。白天培训老师,晚上给学生上课,夜里坐火车硬座。从大连出发的夜车到沈阳的时候不到凌晨4点,她都不舍得住旅馆,就在街上找个地方看书等到8:30再去上班......”

问到郑滢轩创业时哪件事儿印象最深?她说到了一件对不起丈夫的事儿:潘厚霖肠胃不适,郑滢轩给他拔罐,罐子拔上后本该几分钟后取下,没想到自己靠在床头睡着了。待3个小时后醒来,发现呼呼大睡的潘厚霖已是一身血泡,此后的3个月里,潘厚霖身上的血泡常常刚一结痂就流血,而且只能趴着睡觉......

发展——全面开启快速阅读面授新时代

一段时间后,“九五课题”的教学实验就引起了社会媒体的广泛关注。当时大连发行量最大的《半岛晨报》要闻版以《一分钟“读”一万字,这些孩子“神”目如电》为题,报道了新兴小学五年级三班的快速阅读教学成效;大连电视台也为之做了一期名为《一目十行不是梦》的节目。惊人的教学成果不仅为郑滢轩和潘厚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也很快让他们赢得了创业生涯的“第一桶金”。

2000年初,大连出版社出版发行了郑滢轩和潘厚霖共同创作的《爱信诚速读速记音像教程》。同年,爱信诚总部开始了以项目加盟的形式在全国推广“爱信诚速读速记”教学法。虽然才创业一年,爱信诚却已经迎来了高速发展期。但为了按照比较完整的流程走完资质鉴定之路,郑滢轩和潘厚霖又继续申报了“辽宁省课题”,进而申报了中央教科所(现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鉴定。2001年12月,郑滢轩和潘厚霖申报的《爱信诚速读速记教程及教学法》顺利通过了中央教科所鉴定,成为速读速记教学领域国内首份国家级科研鉴定。

在获得国家级科研鉴定后,爱信诚迎来了其发展的黄金时期。为此,郑滢轩决定要将爱信诚总部迁移到北京。与此同时,爱信诚的加盟业务也火速增长,截至到2003年12月,全国已有300多个地区逾500个培训机构以项目加盟的形式开展“爱信诚速读速记”教学。彼时,爱信诚总部已累计培训速读速记教师2600余名,开创了我国青少年快速阅读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