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迷网 > 塔罗 > 塔罗课堂 > 塔罗学院之零度邪神指令

塔罗学院之零度邪神指令

2010-08-08 www.xinzuomi.com 综合

“第五银,我从那台笔记本电脑上知道,这件事的幕后指使者是一个代号为‘D’的人,你可以去查吗?”我连忙掉转话题。

  “我当然会去查!我讨厌别人在我背后玩阴谋!”

  第五银转过头,望向远处,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隐约可见一团火焰在他茶褐色的眸瞳里炽烈地燃烧着,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狠狠地攥起了拳头,倏地,他像想到什么似的转头看向我。

  “那你呢?”

  “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我艰难地挤出一丝笑脸,装出一副我没事的样子,心想千万不能告诉他我要去找ViCo老师。

  “好,我送你回宿舍。”

  “不用了!拜托你先去查……”

  第五银狐疑地瞪了我一眼。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啦,你快去!别再浪费时间了!”我大声嚷起来,就差没脱下鞋来砸飞他。

  第五银又深看我一眼,犀利的目光像是要把我看成透明生物似的,随后才半信半疑地走向跑车,拉开车门扬长而去。

  望着跑车渐渐在视线里变成一个细小的银点,我才慢慢摊开手掌,一枚金色的微型隐士牌在阳光下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一路上我都紧紧地攥着它,生怕它和西吻一样,会忽然消失不见。

  “西吻,你一定会没事的!”

  我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把隐士牌放到口袋里,深呼吸后向ViCo老师的办公室跑去。

  ViCo老师的办公室在办公楼底层的最右边,淡雅的墨黄色日系格子门前,夜合树正飘着淡如白雪的的花瓣。

  我双手撑着下巴坐在光洁如玉的台阶上一遍一遍地打着腹稿,等下ViCo老师回来了,该怎么和她说呢?

  等了好一会儿,一个穿着教师制服的熟悉身影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红色的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踩出清脆的响声,漂亮的脸蛋洋溢着阳光般的笑脸,ViCo老师终于回来了。

  “古灵精,你怎么在这里,找我有事吗?”

  一张塔罗牌从她手中飞出,越过我不偏不倚地直直飞嵌进门卡插槽,身后的格子门自动打开了。

  “ViCo老师……”

  我僵直着背站起来,满肚子的疑问居然一个都问不出,ViCo老师在流星雨那天给我的材料和第五银留言的内容根本不相符,既然不是第五银说谎,那是不是证实老师也参与了流星雨事件呢?

  神秘人“D”究竟是谁?

  老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该死,我该先问哪个问题啊!

  “怎么了?来,到我办公室里坐。”ViCo老师亲昵地揽住我的肩,把我带进了办公室。

  “咖啡喝吗?”

  “嗯……好……谢谢老师。”

  我僵硬地坐在椅子上,看着ViCo老师姿势优雅地冲着咖啡,她那淡黑的眼眸里流淌着一如往昔的浓浓笑意,似乎之前的种种完全与她无关。我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抓着,话也脱口而出。

  “西吻还好吗?”

  ViCo老师拿着咖啡杯的手一颤,表情也僵住了,忽而冲我不明白地笑了笑:“你在说什么呢?”

  捕捉到她细微的动作和表情,我的心像被石头痛痛地砸中,手指不自觉地握紧衣角,故作镇静地说道:“老师是在我们出别墅之前就离开西区了,却比我晚回塔罗学院,一定是去安置受伤的西吻了是不是?”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ViCo老师佯装不知地耸耸肩,把咖啡递到我手里。

  “老师,我真的很担心西吻,请你不要再和我捉迷藏了好不好?”我再也无法遏制心中的焦虑,几乎用央求的语气对她说道。

  “古灵精,你说话真有意思啊。”听了我的话,ViCo老师淡淡地挑了挑眉毛,和我打起了“太极”。

  见她仍是不为所动,我只好撑破胆说下去。

  “宝瓶座流星雨那天,老师把巧克力店经营材料交给我以后,我被罗其、仲夏绑架,把材料丢了出去,是老师捡起来又故意让第五银再去你那儿拿材料……”

  “喔喔,你这认真的样子似乎名侦察柯南哦!”ViCo老师抿了一口咖啡,用小P孩看到大明星时的崇拜表情盯着我。

  “老师……”

  我不满地撅起嘴,拜托,我在讲正事好不好,她怎么可以摆出一副看推理剧的兴奋表情!

  我又急又气,但碍于她是老师,只得耐着性子继续磨下去。

  “老师,那天的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ViCo老师放下咖啡杯,举起纤细双手,挑眉一笑道:“好吧,我承认。”

  虽然之前对她有过种种怀疑,但听到她亲口承认,我还是停住了。真的是这样,真的是ViCo老师在陷害我,害我和西吻碰上寓意为“陨落”的流星雨,还害我对第五银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

  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承认这些事是我做的,目的是让你和西吻被流星雨塔罗指示命中,顺便嫁祸给第五银。”ViCo老师放下手,坐到我的对面敛起嬉皮笑脸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惊愕地瞪着她,仿佛一记惊雷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劈在我脑袋上,眼前的人真是那个说要罩我的女权主义老师吗?

  她淡笑地拨弄着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忽略我的问题自顾自地说下去:“不止流星雨事件,那幢别墅也是我秘密买下的。今天本打算去和罗其、仲夏说一下接下来的安排,没料到你、西吻、第五银都在……所以我从后门进入,正好看到西吻摔下地板裂口,于是我便把别墅内所有的机关都关闭了,救出重伤的西吻离开。”

  “是‘D’要你这么做的?”我马上想到笔记本电脑上的神秘代号。

  “哟,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呢。”ViCo赞赏地看着我笑了笑,用一句话堵住了我的继续发问,“但我不可能告诉你‘D’是谁。”

  “……”

  问了半天还是没问出幕后指使者是谁,我忽然有种在迷宫里绕啊绕啊,已经看到胜利曙光却发现仍站在原点的挫败感。

  “看我坦白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要为此付出点代价呢?”ViCo老师嘴角的笑脸渐渐散发出阴谋的味道。

  “代价?”

  我机警地看着她,手不自觉地攥紧了咖啡杯。我还在想为什么她会忽然告诉我实情,没想到居然是要我付出代价的!

  “永远地离开非常宿舍,离开塔罗学院,离开北区……”ViCo老师脸上的笑脸荡然无存,每个字都如珍珠掉地般清清楚楚。

  “什么?”

  我错愕地瞪圆双眼,双手止不住地打起了哆嗦,咖啡杯从手里脱落,跌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浓浓的咖啡染上我白色的球鞋。

  难道笔记本电脑上“D”的指示就是这个?就是要把我彻彻底底赶出学校?上帝爷爷啊,我什么时候惹过这个神秘人物了?

  “怎么,被我吓到了吗?”

  ViCo老师低睨了一眼翻倒在地上的咖啡,眼瞳里竟然擦过一丝焦虑担心,语气出乎意料地带着一丝温柔。

  “为什么……”我盯着她喃喃地说道,身子僵直地坐在椅子上,像被冷冻过一般不能动弹。

  “只有你离开,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ViCo老师揉了揉自己的长发语重心长地说道。

  为什么她要我离开,又摆出一副完全为我考虑的样子?我发誓我进了塔罗学院后没严重得罪过谁啊!

  为什么要我离开,况且我还不知道西吻现在的状况,怎么能就这样轻易地离开呢?

  “我不明白!”我有些无辜地说道,双手交握着搁在腿上纠结着。

  ViCo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

  “‘D’是冲着你和西吻来的,你和西吻越亲密,‘D’就越会不断持续这场恶作剧。”

  “恶作剧?我和西吻都为此差点死掉!”

  我激动地站了起来,惊愕感严重超出我的预料,那个神秘人物“D”居然只把这视作一场恶作剧?

  “D”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针对我和西吻?

  “所以你只能离开,不然类似的事件会越来越多,你懂不懂?”

  ViCo老师“啪”的一声拍着办公桌站了起来,坚定的眼神看向门外的夜合树,像在替我做决定,又像在为某个人暗下决心。

  我被她的大幅度动作给吓了一跳,脑海里混乱的思路却渐渐清楚起来,整个人也慢慢冷静下来。

  不管是不是单纯的恶作剧,总之神秘的“D”就是冲着我来的,只有我离开才能换来和平,才能让西吻平平安安的……

  “真的只有我离开才能结束这一切吗?”我无力地垂下头,身子无法自已地战栗着。

  “没错。”

  “我想见西吻。”

  我抬起头,用恳求的目光看着ViCo老师,眼睛像被呵了气的玻璃,雾气越来越浓重。

  “不可能。”ViCo斩钉截铁地说道,看着我潸然泪下的可怜模样,只好无奈地补上一句,“‘D’是不会让你们见面的。”

  “那他……”

  “还在急救中。”ViCo老师的话像一根冰锥,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西吻还在急救?

  西吻还在急救!

  他居然伤得这么严重,我不由得捂住颤抖的双唇,心底的某处像被合上了门似的闷闷的,什么都发泄不出来……

本周热点

最新文章

  • 星座
  • 命理
  • 开运
  • 占星
  • 塔罗
  • 测试
  • 生肖
  • 血型
  • 风水
  • 灵异
  • 解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