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卫计委乡村医生编制

综合媒体

县83万人口应注册1000名左右乡村医生,而实际注册的乡村医生有1946名。也就是说,修水县注册乡村医生数量超标近一倍。

这么多乡村医生是如何注册出来的?根据修水县卫生局的一份信访回复,2004年《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实施后,江西省卫生厅曾于2004年7月25日举行全省统一的乡村医生执业考试。2005年5月29日,又对上年未合格及未报名的乡村医生举行了一次补考。此外,2006年、2007年江西省卫生厅分别组织2003年以来省内中等卫生学校、县卫职校卫生保健专业和乡村医生专业的毕业生进行了一次考试及补考。上述考试只要合格的,均可以申请执业注册,拿到乡村医生执业证。

而在修水县乡村医生圈流传的一种说法是,不少本不是医生的人正是在2006、2007年的考试中“钻了空子”。其大致做法是:先花几千元买一个医学专业的中专文凭,然后再花几百元培训费(不去培训也可以),便能顺利通过考试。这样,不管他原来有没有做过乡村医生,均能拿到乡村医生执业证。

修水县卫生局副局长王晓群认为没有这种情况。对于大桥镇的樊斌作为兽医也注册为乡村医生一事,王晓群要求南方周末记者关掉录音再说。但之后又说应该问其本人。

有知情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实际上,修水很多村卫生所的注册人数与实际执业人数均不相符。一个注册了十几个乡村医生的卫生所,实际执业的可能就两三个人。而且还不能保证天天上班。有的甚至让没有学过医的老婆“代班”。

从2005年起,修水县开始推行新农合制度。之后随着国家扶持力度的加大,乡村医生执业证的价值开始逐渐显露。

根据相关政策,在修水县,每名持有乡村医生执业证的人员每年可获得1800元的政府补贴,如果是“三员”(即卫生所长、防疫员、中医技术推广员),则另外可获得1200元的补贴。这意味着兽医樊斌每年可获得三千元的乡村医生补助。而按其说法,自己每年从农技站也能拿到几千块的补助。

“乡里乡亲的,反正(给的)不是我的钱,(是)国家的钱,这点好处我为什么不能给他做呢?”樊为民曾如此解释为何同意樊斌“挂”在其卫生所的原因。

据李原介绍,在修水县各镇还有个“土政策”,那些仅仅是“挂”在卫生所、实际在外地打工的乡村医生,并不领取每年1800元的政府补贴,但这笔钱上面会照发。那么它最终落到谁的手里?“一位卫生院院长私下跟我说,大头归了上面,小头归了卫生院。”

不过,按照这一“土政策”,如樊斌这样“挂”在卫生所但实际卖种子农药的“乡村医生”,仍然可能拿到1800元。因为他没有到外地打工。

修水县古市镇草坪村原卫生所所长张清文认为,正因为修水县卫生局注册的“假乡村医生”太多,所以他们这些本应注册的“真医生”才没办法拿到执业证。

李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按相关政策导向,修水县曾考虑继续加大对乡村医生的扶持力度,甚至将把乡村医生纳入编制发工资。但因为注册的“假乡村医生”太多,一直“不敢放”。“真‘放下来’会杀人的。”李原转述修水县卫生局一位负责人的话说。

据李介绍,修水一些长年“挂”在卫生所的“假乡村医生”并不仅仅是贪图那点政府补贴,而是期待将来政策好了可以入社保拿退休金。

套取新农合资金

据李源介绍,近年来,为了套取新农合资金,修水县不少村卫生所出现开假处方等弄虚作假现象。

据有关数据显示,修水县新农合门诊量数据连续两年出现异常。

原来,按照修水县的新农合政策,农民每年所交的数十元统筹基金纳入到家庭账户,即使不生病,这笔钱年底也会“清零”。而大部分参合农民并不生病,为了防止账户被“清零”,农民会在卫生所引导下开一些并不需要的药,以花完个人账户里的钱。而卫生所也会从中获益——每开出一张处方,就会得到6元(今年已升至8元)的新农合统筹资金。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吸引农民把钱“下”掉,有的卫生所专门进了一批用来炖鸡汤的补品,在处方上开为基本药物报账。一边骗取新农合资金,一边赚取基药与非基药之间的利差。

据知情人士透露,某村卫生所甚至还曾瞒天过海,在参合农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把其账户里的钱“下”掉,结果被发觉,几位村民去该卫生所搬走了几箱药作为补偿。卫生所担心其他村民发现后也来搬药,只得暂时锁门。

由修水县农医局公开的“2011-2013各乡镇参合与补偿情况统计表”表明,全县所有乡镇均不同程度地存在门诊、住院人次数据异常现象,马坳镇在其中并不算重。

在今年四月份的一篇关于新农合的问答

展开全文